《复联4》漫改电影已是明日黄花?北高峰特波普和高峰入

2019-11-05 11:22:55 春江水暖专题 3阅读

剧情介绍

就算没有看过2019年4月26日上映的《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在电影上映的那段时间里,打开各大社交媒体和新闻网站的你,也很难不被这个由钢铁侠、美国队长、黑寡妇、雷神、惊奇队长、奇异博士、冬兵、鹰眼、绿巨人、蜘蛛侠、星爵、黑豹、蚁人等超级英雄组成的联盟刷屏。作为迪士尼公司旗下漫威影业的当家金母鸡,上映至今,《复仇者联盟4》取得了25.31亿美元的全球票房,其中,电影的全球首周末票房达到惊人的12.09亿美元的首映周末票房,获得“首映周末全球票房最高电影”的吉尼斯世界纪录。在中国,《复联4》上映两天票房就突破2亿美元大关,打破了《捉妖记2》创下的8500万美元的单日票房纪录。至5月24日,这部电影获得了42.49亿人民币票房,成为在中国内地上映的票房最高的好莱坞电影。超级英雄电影从萌芽到发展至今超过40年,为何至今还能热映不断,频频创造出惊人的文化效应和经济效益?作为发行方,迪士尼这次走对了哪一步?艺术是人类想象力的延伸,电影尤是如此。根据罗兰·巴特的符号学理论,符号分为语言系统和神话系统,其中,神话系统“是一种第二序列的符号系统”。当今社会,不仅仅有自然的语言,同时也存在着多样的神话——渗透了多样意识形态的——修辞。20世纪30年代的美国正处于经济大萧条和二战前夕,40年底开始,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火蔓延全球,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超级英雄——拥有超越普通人的特殊能力、为保护人民与恶势力搏斗的类型漫画应运而生。1938年6月,美国DC漫画公司在《动作漫画(Action Comics)》创刊号上推出了一位叫做超人(Superman)的超级英雄,被世界流行文化史定义为上最早的超级英雄角色之一。此后,DC漫画公司又创造出神奇女侠、闪电侠、绿灯侠、绿箭侠等超级英雄以及正义联盟在内的超级英雄团队。1978年,电影《超人》上映,开拓了超级英雄电影这一全新的电影类型。可以说,超级英雄电影的诞生和发展不仅融合于美国社会的文化大环境,而且扎根于美国民众的心理土壤,更为好莱坞电影丰富类型增光增色,成为好莱坞电影的标志性符号之一。瑞士语言学家索绪尔把符号分为意指和所指两个部分,其中所指是无限变化的能指。罗兰·巴特则认为,在神话中被拖离了历史的符号,抽象为高度形式化的能指。在超级英雄电影中,超级英雄不仅是主角,超能力也不仅仅是花哨的打斗,二者不断地借由精巧的叙事和现代化的CGI技术的结合,构成叹为观止的人文景观,也成为漫威宇宙这个符号的符号。在《雷神3:诸神黄昏》里,失去神锤的索尔回到家乡星球阿斯加德,试图阻止姐姐、死神海拉发动的巨大劫难。这个概念并非漫威首创。在北欧神话里有一个名为Ragnarkr重要预言,翻译过来正是“诸神的黄昏”。在这个预言里,人类大陆遭遇巨大劫难,整个世界沉没在水底,幸存下来的人和神,成为新世界的祖先。《奇异博士》里,神经外科医生史蒂芬·斯特兰奇遭遇严重车祸,双手再也无法进行手术。经人指点,他来到尼泊尔的加德满都,师从至尊魔法师古一法师,学到了可以瞬间移动到任何地方的法力,成长为奇异博士。而在佛教里,这种自由穿越的能力也被称为神足通。在更多漫威电影里,超级英雄的符号也有了新的符号系统,精通高科技的钢铁侠,拥有八个博士学位的绿巨人、武术功夫了得的黑寡妇,改造后成为超人的美国队长……超级英雄的能指是他们的超能力,所指则是他们用超能力行侠仗义,惩恶扬善。超级英雄们守卫地球,反映了全人类追求和平、向往美好生活的共同诉求。超级英雄既是现代神话,也是社会大众的安慰剂,是新一代的“守护神”。多米尼克·斯特里纳蒂在《通俗文化理论导论》一书中写道:“各种文化符号是由以市场营销和有利可图为基础的工作生出来的。”在工业化和大众化背景下形成的大众市场中,电影作为当代社会的重要消费品,当仁不让地成为文化符号系统中的代表。超级英雄电影通过对不同主题人物和故事的文化符号进行编码,通过强调英雄主义、主张二元对立、叙事上因果推进、公式化的情节,符号化的超级英雄,制作和营销上高成本的投入,将超级英雄的种种符号重新整合、叠加并加以强化,已成为漫威电影11年来畅通无阻的法宝。以发行策略为例,传统电影叙事以线性时间为感知维度和存在形态,漫威则是打破单一电影时间维度,构建全新的“漫威宇宙”。2008年的《钢铁侠》上映就获得开门红,取得5.85亿美元的全球票房,2010年上映的《钢铁侠2》,2011年的《雷神》和《美国队长》,都获得不错的票房,到了2012年的《复仇者联盟》获得了15.19亿美元的全球票房。11年间,一部接着一部的超级英雄电影接踵而至: 《钢铁侠3》、《雷神2》、《美队2》、《银河护卫队》、《美队2》、《复仇者联盟2》、《美国队长3》、《奇异博士》、《银河护卫队2》、《雷神3》、《蚁人2》、《蜘蛛侠:英雄归来》、《黑豹》、《惊奇队长》、《复仇者联盟3》……2008年,全球电影票房排名前十的电影只有两部超级英雄电影,分别是《蝙蝠侠前传2:黑暗骑士》和《钢铁侠》;到了2018年,全球电影票房排名前十部作品里就有5部超级英雄电影,占据半壁江山,超级英雄片已然成为商业电影的主流。法国哲学家、电影导演居伊·德波在其作品《景观社会》写道:“当真实世界沦为影像,影像却升格成看似真实的存在。景观使人们通过种种特殊的媒介看待这个世界(不再是直观地去感受)。”随着新媒体时代的到来,青年受众对于文化符号的消费逻辑呈现出更为鲜明的特色,借助社交媒体的传播力量,通过创造和消费大量的文化符号实现文化解码。符号化的影像叙事激发了广大影迷对超级英雄的迷恋,进一步推动了漫威电影的消费潜能,漫威也通过一系列贴合年轻一代的营销方式,激发了青年受众通过消费进行符号化的占有。以《复仇者联盟4》为例,从2018年12月到2019年5月11日期间,电影官方一共发布了56支电视预告片。其中,电影首支预告片原定于12月5日释出,因美国前总统老布什的国葬日延期至12月7日发布,视频在YouTube上线后24小时内的观看人次高达2.89亿次,创下影史最高首日纪录。2019年2月3日,是一年一度的超级碗决赛,在这个以贵闻名的黄金时段,《复联4》也果断买下了45秒的位置,耗资900万美元。这支电视预告片打出情感牌,主题是被灭霸消灭的复仇者们。不到一分钟的广告,仅在北美就有9800万人观看。以中国为例,漫威电影的新浪微博粉丝高达467万,钢铁侠小罗伯特·唐尼微博粉丝519万,鹰眼杰瑞米·雷纳微博粉丝328万,可以说,漫威粉丝已然成为全球化的聚合体。《复联4》在中国的成功,不仅是迪士尼和漫威影业精心布局十年的成果,复盘电影的全球化营销手段,更是教科书级别的典范。然而在赚得盆满钵满之后,受众对符号化超级英雄的审美疲劳也在《复仇者联盟》系列票房巅峰之后显现出来,对漫威电影同质化的质疑与批判之声不绝于耳,“反英雄”(anti-hero)正在成为一股新的潮流。在“反英雄”的影视作品里,超级英雄身上的所指发生了变化,他们通过超能力行使正义,却不受道德约束,行走于灰色地带,充满悖论与反常。20 世纪末期至今,许多漫画作品里都出现了“反英雄”形象的超级英雄,比如地狱男爵、康斯坦丁、海扁王等等。其中,2016年上映的限制级反英雄类超级英雄电影《死侍》,就是最好的例子。死侍本是一个名叫韦德·威尔逊的癌症末期的普通人,在接受了非正规治疗后虽然医好了自己的疾病,却全身皮肤溃烂,从此拥有了超能力,这个反常规的超级英雄不但精神不稳定、爱发怒,还经常口吐脏话,和外表俊美、能力强大、行为正确的英雄完全不同。电影上映之后好评如潮,还成为最卖座的限制级超级英雄电影。另一部2018年上映的反英雄电影《毒液》,主角不但形象惊悚,而且充满暴力,电影上映之后甚至超过《死侍》,全球票房收获8.55亿美元。反英雄电影能够在近几年崭露头角,成因颇为复杂,背后有人们对当下社会战争和灾难的恐慌,对秩序崩塌的焦虑……于是,“反英雄”成为了这个缺乏信仰的时代所特有的文化解药,用娱乐和消解的方式制造混乱,获得快感并彰显自我价值。千禧年以来,好莱坞电影大多采取全球同步发行策略,在同一天零点在全球同步上映。在过去5年里,中国已迅速跃升为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并在2013年超过日本[vi]。数据显示,过去11年间已经有21部电影在中国上映时间早于北美地区。2018年12月7日上映的《海王》,比北美地区提前上映整整两周,在中国内地票房总收入超过20亿元,全球总票房达到了11.47亿美元,成为DC电影最高票房作品。此次的《复仇者联盟4》更是提前北美市场整整两天,率先在中国上映,直接让《复仇者联盟4》在中国的预售票房就高达6亿人民币。“你抢到复联四首映门票了吗?”一度成为电影正式上映前一周最热门的话题,电影在中国的票房,也占到电影全球总票房的23.7%,接近四分之一,中国市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复联四》举办中国新闻发布会“短板理论”认为, 一个水桶无论有多高,它可以盛水的高度取决于其中最低的那块木板,漫威模式打造的超级英雄系列电影打破了这个魔咒。对中国电影而言,想要打造一个宏大的宇宙系列,还需要从根植自身文化,开发原创故事,建立视觉效果的工业化制作水平和精准融合的市场营销做起。随着中国综合实力的提升,作为文化的载体,系列精品电影的未来前途可期。


新僵尸先生 电影湿湿影院家教高级课程宅宅影院世界欠我一个初恋免费爱的奴隶论理电影霜花店在线观看扎职电影光棍电影网三级片大全盗墓笔记怒海潜沙一路向西 电影鸭王在线观看性交故事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09